一桩再婚案 撂倒俩宰相

  常言道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,在今天这条八卦旧闻里,却是寡妇门前“宰相”多。

  两名北宋宰相为了一个寡妇相互较劲儿,各出损招,结果鸡飞蛋打,双双被贬。

  一桩再婚案,撂倒俩宰相,什么样的寡妇有如此魅力?这到底是爱情还是阴谋?让我们翻开史书,一窥究竟。

  寡妇一心嫁宰相

  洛阳和开封同属河洛地区,一个是北宋西京,一个是北宋东京,一有新闻,两地皆知。

  这个故事发生在北宋东京开封,当年传得人尽皆知,就连写《宋史》的史官在记述此事时都像个八卦的狗仔。

  绯闻女主角是一个姓柴的寡妇,男主角则是北宋宰相向敏中和张齐贤。张齐贤因为此事,被罢免相位贬到了洛阳。

  《宋史》记载,柴寡妇是北宋高官薛惟吉的遗孀。

  薛惟吉的父亲薛居正曾任北宋宰相,主持编撰经典史书《旧五代史》。据说,薛居正的大老婆强悍善妒,不能生育。薛居正对她又爱又怕,想再找个女人生孩子,奈何有贼心没贼胆。为了续香火,他收养了薛惟吉,视如己出,“爱之甚笃”。

  薛惟吉成家后,生了俩儿子,一个叫薛安上,一个叫薛安民。后来,妻子去世,他便娶了柴氏。

  柴氏和继子合不来,三天两头闹矛盾,而薛惟吉“御家无方”,家庭关系乱得像一团麻。

  或许是老天爷不忍见薛惟吉操心受累,薛惟吉42岁那年意外去世,柴氏成了寡妇。

  没多久,柴寡妇和继子薛安上就为争家产闹上了公堂。

  柴寡妇状告薛安上勾结宰相向敏中变卖她老公的遗产。

  薛安上状告柴寡妇私吞薛家财产,谋求改嫁。据薛安上爆料,他后妈想改嫁的男人不是寻常人,而是另一个宰相张齐贤。为了自抬身价,讨张宰相欢心,她霸占了薛惟吉的所有遗产当嫁妆。

  这可就麻烦了,本以为是个普通的民事诉讼,没想到牵扯到了宰相。此案关乎朝廷颜面,开封府不敢擅断,便上报宋真宗,让皇帝处置。

  宰相吃醋惹官司

  宋真宗不愿把事情闹大,派人私下审问柴寡妇。

  柴寡妇大呼冤枉,百般辩解。她说,她和宰相张齐贤是正当恋爱,之所以打官司,是因为向敏中在背后捣鬼。她寡居后,向敏中相中了她,向她求婚,她拒绝了。向敏中怀恨在心,于是暗中支持她的继子找她麻烦。

  她还说,她的继子是窝囊废、败家子,把薛家的钱挥霍光了,想把老宅卖了换钱,然而朝廷曾下诏禁止薛家子孙出售老宅。向敏中唯利是图,自恃位高权重,居然违抗皇命,私自压价买下宅子,变相霸占薛家资产。

  问事儿的官员一听顿感头大:前朝宰相的儿媳与当朝两位宰相搅和到一起了,这咋整?琢磨来琢磨去,实在没法儿判案,皮球又被踢给了皇帝。

  宋真宗也觉得头大,这都哪儿跟哪儿呀?天下女人那么多,两个宰相为啥偏偏看上了同一个寡妇?

  皇帝亲自询问向敏中到底是啥情况。向敏中避重就轻,只说前不久他老婆才去世,他很伤心,根本没心思考虑续弦,“未尝求婚于柴”。

  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如果你是皇帝,你觉得谁有理?

  原告被告一起揍

  清官难断家务事。宋真宗本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按下此案,怎料柴寡妇不肯罢休,击鼓喊冤,非要让朝廷还她公道。

  坊间八卦越传越离谱,什么宰相私生活混乱呀、高官贪污腐败仗势欺人呀……最后皇帝坐不住了,命御史台彻查此事。

  向敏中买薛家老宅的契约被查了出来。与其不和的官员王嗣宗生怕场面不够热闹,借机揭发向敏中是个骗人精,嘴上说着不考虑再婚,其实早就在盘算续弦了。他看中了前朝(宋太祖赵匡胤时期)驸马爷――洛阳人王承衍的妹妹王氏,已经商量好了要结婚,只是还没下聘礼而已。

  宋真宗询问王氏,得知确有此事,不由得大为光火:这向敏中一肚子鬼心眼,对朕也没一句实话呀!他说他没向柴寡妇求婚,恐怕不可信。

  皇帝把向敏中骂了一顿,罢免了他的相位。

  事情到这儿还没结束,调查发现,柴寡妇私藏了一大笔财产,她坚持状告薛安上和向敏中,是张齐贤的儿子在背后指使。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,在幕后为柴寡妇出谋划策撑腰做主的,想必正是张齐贤。

  最后,柴寡妇不但被罚款,还要吐出她私藏的那笔钱赎回薛家老宅。薛安上也受到了处罚。张齐贤则被罢免相位,分管西京洛阳。

  其实,北宋妇女离婚改嫁很普遍,女词人李清照就曾为了保全婚前财产,把再婚丈夫张汝舟告上公堂。

  柴寡妇想嫁宰相无可厚非,只是事关金钱与权力,两个宰相为她争红了眼,剧情太狗血,皇帝也难护短。

  这事儿,洛阳理学家程颐看得最清楚。他一针见血地指出,两名宰相争娶寡妇,无非“为其有十万囊橐故也”――他们想要的不是寡妇,而是她手中的钱。(记者 张丽娜)

[ 责任编辑:马佳佳 ]

Leav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